位置:
首页
资讯

新质生产力时代,合成生物学如何助力国货美妆突围破局?

化妆品报
· 2024-06-07
符合“三高一新”特征的合成生物学,将进一步赋能中国原料创新。

“新质生产力”一词首次走入公众视野是在2023年,但注定将拥有长久的影响力。

2023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黑龙江考察时提出:“要积极培育未来产业,加快形成新质生产力,增强发展新动能”;今年1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第十一次集体学习中再度提及新质生产力,并对其定义进行了解读:“概括地说,新质生产力是创新起主导作用,摆脱传统经济增长方式、生产力发展路径,具有高科技、高效能、高质量特征,符合新发展理念的先进生产力质态。”

眼下 “新质生产力”已成为2024热词,而这股新风同样拨动着中国化妆品行业从业者的心弦。众所周知,中国化妆品市场“野蛮生长”的高速期已过,国货美妆正驶入深水区,如何突破藩篱险滩、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打赢这一场“增长战”,成为中国美业从业者共同思考的话题。而同样具有“三高一新”特征——高科技、高效能、高质量、符合新发展理念的合成生物学,顺理成章地吸引了业内人士的目光。

6月2日,第二届中国(济南)透明质酸产业大会暨中国生命健康产业科技创新大会在济南召开。本届大会以“科技驱动·产业跃迁”为主题,旨在搭建覆盖透明质酸全产业链的专业交流平台,构建集产业链上下游相关配套于一体的透明质酸产业生态。

作为世界透明质酸行业的龙头,华熙生物亦亮相本届大会,并主办分会议“合成生物学与原料创新可持续发展暨第五届生物活性物高峰会议”,会议聚焦“合成生物学、可持续发展、生物活性物”等关键议题。来自中科院天津工业生物技术研究所、清华大学、山东大学、北京化工大学、美国纽约大学等国际知名科研院所的百余名教授、专家、研究员济济一堂,就合成生物所涉及的多个学科、产业领域展开深度交流与探讨。

01

以合成生物学赋能原料创新

近年来,从学界到业界,“合成生物学”一词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

何谓“合成生物学”?简单来说,即针对特定需求,利用基因测序、合成、编辑等技术方法对自然生物体系进行改造优化或设计合成,从而构建高效的细胞工厂,生产出各种人类想要的物质:从柴油等燃料,塑料、尼龙之类的化学品,再到角鲨烯、透明质酸、麦角硫因、胶原蛋白,甚至维C维A这样耳熟能详的化妆品热门功效成分等,过去只能通过动物提取、植物提取、石化来源获得的这些物质,现在都能够通过合成生物技术获得。而通过生物技术生产这些物质成分的过程,则被称为“生物制造”。

合成生物学可应用于医药、能源、大健康及化妆品等多个行业,与此同时,其市场空间也处于快速增长阶段。麦肯锡数据显示,预计到2025年,合成生物学与生物制造的经济价值将达到1000亿美元,未来全球60%的物质生产可通过生物制造方式实现。

蓝晶微生物联合创始人、CEO张浩千曾公开表示:“合成生物技术很可能会成为人们发掘新材料的源头,带来未来物质生产的新模式。”新技术的突围,会带来新的原料、新的赛道。而这种“新”带来的影响和意义,对长期被国外原料“卡脖子”的中国化妆品来说,尤其重要。

如江南大学生物工程学院教授张娟就在其报告中指出,中国国家食品药监局目前已收入了8000多种化妆品原料,预计到2025年,整个化妆品原料市场的产值将超2000亿美元,其中亚太地区占到1/3的比重。“虽然中国是化妆品原料生产及销售的热门市场,但中国本土,并没有一家进入全球前十的化妆品原料供应商,这一点非常遗憾。”张娟说。

配图2.jpg

△江南大学生物工程学院教授张娟

然而,合成生物学“热潮”的来临赋予了中国化妆品摆脱“卡脖子”、“弯道超车”海外原料的机会。在这一新兴领域,国内外技术差较小。如目前华熙生物通过合成生物技术生产透明质酸,实验室发酵产率已经达到73g/L,成本降低3/4,不仅效率更高,且更加低碳环保。此外,华熙生物用合成生物学生产麦角硫因,将其发酵收率从原本几百毫克每升突破到几克每升,大幅提高生产效率,其推出的超纯麦角硫因,纯度超过99%,发酵周期短,且安全绿色可持续。依托合成生物技术,华熙生物还推出了重组人源胶原蛋白、脂肽等原料。

在华熙生物董事长兼总裁赵燕看来,合成生物学拥有极强的前沿科学属性,它既是赋能产业的生物技术,也是新质生产力的题中应有之义。

配图3.jpg

△华熙生物董事长兼总裁赵燕

“在以前,200公斤鸡冠(约2万只鸡)才能提取1公斤透明质酸,而且它的纯度不好控制,还带有异源物质特性,用于人体容易触发感染等负面情况。”赵燕说,“但随着合成生物学的发展,现在通过微生物发酵、细胞工厂,就能获取可控的、高纯度的透明质酸,大大提高了底层的技术支撑。合成生物学的应用,能够提高生产效率,降低成本,且绿色节能,对化妆品行业而言是革命性的。”

02

以长期主义筑牢发展根基

管理学中有一句格言:既要做正确的事,也要正确地做事。本来正确的事情,如果不能正确地做,轻则要付出不正常的代价,重则会使正确的事情变成错误的。

若以铁塔作比喻,不建基座和塔身而只建塔尖,不过是痴人说梦。在中国香料香精化妆品工业协会理事长颜江瑛看来,发展是硬道理,高质量发展是新时代的硬道理,中国化妆品市场不仅要着力发展新质生产力,还要着力避免“欲速则不达”的问题。

配图4.jpg

△中国香料香精化妆品工业协会理事长颜江瑛

“新质生产力其实是总书记给予我们破题的办法。” 颜江瑛说,“在我理解,新是‘道’,质是‘术’。我们研究新理念、新技术、新方法、新材料都应该遵循‘道’这方面去考虑。有了‘道’的引领,‘术’就是化妆品领域今后发展过程当中一个重要的技术手段。”

以华熙生物为例,其在2018年就开始以合成生物学为‘术’布局,在友商们还热衷于从植物中提取活性成分时,华熙生物已经提早窥见植物提取对地球环境的破坏以及杂质过多的危害。

湖北省环境微生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陈守文亦在演讲中以红景天苷举例,“第一,红景天是濒危植物,不能再使用天然红景天提取红景天苷了;第二,使用成本很高,生产出来成本打不下来,价格昂贵;第三,对自然环境有污染。”他补充道,“现在我们通过合成生物学的方法来从头合成,解决了上述诸多问题,还可以省下种红景天的土地。”

配图5.jpg

△湖北省环境微生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陈守文

“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讲,地球也不可能有源源不断的植物供人类提取植物成分。” 颜江瑛说,“很多的原料通过合成生物学便可获取,甚至能在合成的过程中发现全新的功效性原料,也许我们就有这样的创新。”

颜江瑛在演讲中指出,在中国车界有所谓“电动汽车效应”——尽管传统国产汽车比拼不过日本欧美,但在新能源车领域却能做到“弯道超车”。“这象征着国内从业者从理念到技术的超越,这就是新质生产力的一个具体体现。”

而在颜江瑛看来,中国化妆品行业也有类似的案例,那就是 “透明质酸效应”。这一效应源于华熙生物等企业长期对透明质酸原料开展深入研究和科研投入,不仅在科研上取得了显著突破,更成功拓宽了透明质酸的应用领域和产业边界,在全球市场上占据了主导地位。

 “透明质酸效应”是新质生产力的生动体现,不仅彰显了新材料科技创新的力量,也带来了显著的经济价值和环保效益。

但登高须防跌重,“透明质酸效应”的迸发是华熙生物等企业数十年来潜心研究的成果。“所以我们整个化妆品行业、企业、研发人员,在理解新质生产力的时候,都务必要秉持长期主义理念,要有扎扎实实,脚踏实地的钻研精神,把经年累月的创新积累作为新质生产力的一个突破口。”颜江瑛说。

她表示,企业家务必要把眼光放长远,不能短视,也不能把新质生产力当做一个虚无缥缈的“口头禅”夸夸其谈,新质生产力不能停留在概念上,一定要落到实处,从研究转换成成果,“一定要把它变成推动我们发展的从理念到实践的过程。”


2802人看过此文章
评论

用户评论 (0)

查看更多

相关资讯 MORE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