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 去年疫情之后,凭借地缘、“人和”以及服务优势,加之疫情后人们更倾向于家附近顺带购物的消费惯性,社区化妆品店的日子可谓越过越滋润。社区化妆品店对口碑、复购率的专注,是CS渠道红利期暂退后,实体化妆品店在存量争夺中的普遍增长逻辑。
  • 随着90后结婚生子成为育儿主力人群,更主张个性化、精细化消费的90后群体也更舍得在婴童产品上投入和消费。未来几年,中国婴童洗护市场将迎来一次较大的发展。与“三孩政策”红利相伴而来的,还有国家政策法规层面的监管趋严,这无疑将推动婴童产业进一步规范化发展。
  • 经历了微商洗礼、疯狂打折、品牌迭代之后,面膜品牌的折扣不断加码,产品利润被不断摊薄,面膜这个品类的价值也被稀释。失去了消费者的价值认同和渠道商的利润保障,其结果是将本土品牌共同培育的繁荣市场拱手让给了进口面膜。面膜的价值重塑任重道远,本土面膜复兴之路或许会很漫长、很艰辛,但本土品牌和面膜制造企业已经在路上。
  • “新国货”是过去几年新消费崛起为中国市场带来的概念副产品,作为新鲜事物,总是散发着独特的吸引力。而在美妆赛道,“新国货”更是惊喜连连,销量后来居上,融资、上市频繁,被用户和资本愈加认可的新国货美妆到底有何魅力?
  • 7名记者,历时20天,穿越福建省18个城镇,跋涉7195公里,与60余位美业人展开深度对话,撰写完成稿件报道30余篇,用切切实实的脚印与文字全方位还原了一个真实的福建化妆品市场。此次,感谢每一位福建同仁的鼓舞与支持,我们将永葆热爱,不负寄托!
  • 随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尤其是年轻人群接受四季防晒的理念,加之防护概念逐渐从面部防晒发展到对暴露于日光的人体其他部位的保护,防晒霜的市场需求将持续上升,可以预见,未来的防晒市场仍有巨大增量有待挖掘,本土品牌在这方面还有很大成长空间。
  •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这是黄金十年里代理商群体的真实写照,但从2015年开始,哪些助推代理商群体发展壮大的人口红利、品牌红利、渠道红利逐渐消失殆尽。传统渠道的流通规则被打破,外部营商环境不佳,内部运营效率低下,疫情突发,代理商群体首当其冲,成为了产业链上最薄弱的环节。在新零售时代,代理商如何构建自身的核心价值,从根本上重振企业核心竞争力,值得深思和探讨。
  • “没有一个冬天不能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挥手告别2020年,我们迎来一个全新的2021.在这个全新的2021年,你有什么心愿,又将看到怎样的行业变化趋势?
  • 2020年12月20日,以“寻找不变的商业法则”为主题的2020中国化妆品工商首脑会议暨化妆品报年会在武汉如约召开。于化妆品报年会而言,它的使命就是为中国化妆品产业持续发展聚集智慧和力量。
  • 随着电商平台流量成本上升,流量红利消失已成事实,加之渠道不断地走向多元化和碎片化,现有成熟渠道的渗透已经达到顶峰。在这种情况下,企业想要维持增长势头只有两条路:一是获取新用户;二是进一步挖掘老用户的价值。后者所代表的私域流量正得到品牌、商家和门店前所未有的关注和重视。
  • 过去五年,彩妆一直是化妆品产业中高速增长的热门品类,而这个黄金发展期似乎在2020年被一场疫情轻松终结了:人们减少了出门,戴起了口罩,不关心化妆,只关心化妆品中的“粮食和蔬菜”——护肤品个人护理用品,对彩妆品类的需求锐减。也有人认为,终结线下彩妆黄金时代的,不是疫情,是那些发源自线上的彩妆新物种、搅局者,而疫情,只是加速了这一进程。彩妆的生态环境,从营销到渠道已然改变。